13.01.20

有多久没来这了。

初三真忙。

考完期末考,还要补两个星期的课。

fu*k the what.

加油,还有五天就解放了......(目死


想看司马辽太郎的《燃烧吧!剑》和《新选组风血录》。

网购了前一本,后一本只有TXT文件。

嗯....


“很喜欢传统的新选组,看过燃剑后就更喜欢土方了。”空知这可是你说的,千万别让十四伤心啊喂。


倾城篇已经出了第二集了。OP和ED美到我无话可说。

希望能尽早出原声带啊喂,想把ED弄来做手机铃声。


最近成功学唱了一首很燃英文歌。叫《magenta》。

你问这是什么歌?去百度一下啦,非常的好听。

"don't you let go?"

"take a look round when you look around, if you only stop and close you eyes find the answers."

"when you feel like the world if falling in and you can't seem to find the way back in "

"don't cry!"

"just hear these words and remember again."


看同人文喜欢上的一句话: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你便代替了孤独。”


还有我发誓再也不看虐文了,看完琉璃的《镇魂歌》,尼玛虐到我渣都不剩。

【之后两个人依旧争吵,依旧在供给车卸下补给的时候骂骂咧咧去抢夺香烟或者糖分,只不过后来土方会多拿一条奶酪或一袋可可,坂田会在男人因为香烟短缺而抓心挠肝的时候从上衣口袋里甩出一包软包装的骆驼香烟。】


【后来有个人从身后环抱住了他,他只能感觉到很微弱的气息拍打在鼓膜上,但是他依旧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捧住他的脸。

那个人的身后,一个伊拉克人端着冲锋枪,汩汩的血流从男人的背上渗下来。

整个世界是血红色的默片。

他哭了。

但是他却在笑。

那只抚慰过他身体无数次的手,那只扣下狙击枪的扳机救过他无数次的手,那只点燃了香烟递到他手中无数次却又无数次把香烟从他紧闭的双唇中抽出来的手。

最后一次轻轻缓缓地抬起来,把那枚泛黄的金属环塞到了他的掌心。

他死在他怀中,嘴唇张合,无声,笑着。】


【土方在22岁的时候遇见坂田。

在23岁的时候失去他。

记忆在24岁的时候开始发生混乱,病理学上被定义为重度精神分裂症。

他曾经因为幻觉而自慰,也差点因为幻觉和别人做爱。

他在25岁时已经完全不能靠自我意识来分辨真实与虚幻。

却终于在前一刻准确地回忆起那个人死去的场景。

也想起那天的巴士拉,血染红了整整一面的天空,他提着枪杀死了全部前来清剿的阿拉伯人。

为了那个人,他终于爆发出了人格中充满魔性的那一面。】


【凌冽的风鼓动着男人的白色衬衣,他冲着天空伸出手去,抓着虚无,却挂着满足的笑。

他左手的无名指上紧紧地被那枚铜环箍出深深的肉痕。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圣诞节的前夕,男人拿着小型切割机切割打磨大口径子弹的样子。

戒指的内侧用极小的字歪歪扭扭镌刻着。

Sakata Gintoki & Hijikata Toushirou

那是属于战场之上血色恋人的,最美婚戒。】


【土方最后朝前迈出了一步。

那时他的脑海中是一年多来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终于从那个人最后翕动的双唇中读出了如同赦免般的话。

“如果独自活着,太辛苦,就来找我。”

“我会等你。”】


【那枚戒指,终于因气流的高速摩擦,第一次,散发了,温暖的热度。】


我已经不想解释【戒指是由子弹做的,在与空气高速的摩擦中会放热】这种科学知识了。

简单一句土方自杀了。

坂田在圣诞前夕用子弹打磨出了一枚结婚戒指,还笨拙地在上面镶嵌着两人的名字。

第二天却在战场因为保护土方而死。他在土方的怀里死的非常幸福。

土方黑化了,把在战场上所有袭击他们的阿拉伯人全部干掉。【他提着枪杀死了全部前来清剿的阿拉伯人。为了那个人,他终于爆发出了人格中充满魔性的那一面】

但因为过度的思念和痛苦。患上了重度精神分裂。

最后终于清醒地想起坂田临死对他说的话,于是戴上那枚最美的戒指找坂田去了。


累爱。最讨厌生死相隔这种结局了。

嘛,反正十四也去找银桑了,算是某种意义上的HE。


我发誓我以后不会再看任何虐文了!(谁信




以上。





2013-01-20  /   

评论